共同基金首席执行官的薪水提高

编辑:  来源:  2020-07-22 11:11:43

由于业务强劲增长,该国顶级共同基金公司首席执行官的薪水在2019-20年有所增加,其中HDFC Mutual Fund的Milind Barve是薪酬最高的高管。根据对共同基金公布数据的分析,在2019-20财年中,排名前12位的基金公司所管理资产的CEO薪酬较上一财年增长了2-100%。

但是,在本报告所述期间,Aditya Birla Sunlife MF,Nippon India MF和DSP MF的首席执行官薪酬下降了多达19%。

大多数基金公司首席投资官的薪水也有所上涨。

业内高管表示,基金公司披露的2019-20年薪金是在2019-19年4月至5月的基础上确定的2018-19年盈利能力而定的,这是该行业的历史最高水平。

总体而言,除非三月份的冠状病毒大流行,否则上一财政年度对共同基金行业来说是一个好年头,而三月份则创纪录地下降。

第二大基金公司HDFC MF的首席执行官Barve则以743万卢比的薪水支付了财政年度的最高收入。他的薪酬比2018-19财年的723万卢比增长了3%。

SBI MF是印度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基金公司,其首席执行官阿什瓦尼·巴蒂亚(Ashwani Bhatia)在2019-20财年的薪酬为510万卢比。在上一个财政年度的八个月中,他的收入为220万卢比。

巴蒂亚(Bhatia)于2018年8月加入,是顶级基金公司中薪酬最低的首席执行官。

除了SBI MF之外,UTI MF和Kotak MF等基金公司也为各自的首席执行官提供了惊人的加薪。

紧随其后的是Barve,是Kotak MF的最高职位Nilesh Shah,他获得了732万卢比的薪酬,比上一财年的435万卢比高出68%。

ICICI Prudential MF上一财年向其董事总经理Nimesh Shah支付了699万卢比,比2018-19财年的625万卢比提高了12%。

Nippon India MF的首席执行官Sundeep Sikka的工资为600.1亿卢比,比上一财政年度下降8%,而Aditya Birla SunLife MF首席执行官A Balasubramanian的工资为541千万卢比,减少了7%。

IDFC共同基金首席执行官维沙尔·卡普尔(Vishal Kapoor)的薪酬总额从50.1亿卢比提高至5120万卢比,涨幅为2%。

回顾期间,Axis MF首席执行官Chandresh Nigam的薪水为4.8千万卢比,而2018-19财年为3.9千万卢比。

但是,他获得了1.767亿卢比的薪酬,其中包括一次性付款。

UTI MF的代理首席执行官Imtaiyazur Ra​​hman在上一财年的薪水为448万卢比,比2018-19财年的227万卢比增长了97%。

另一方面,DSP MF的Kalpen Parekh的薪水在2019-20年度暴跌19%至420千万卢比。

富兰克林·邓普顿(Franklin Templeton)MF总裁桑杰·萨普雷(Sanjay Sapre)的薪水在2019-20年度不可用,因为该公司的财政年度于9月结束。截至2019年9月30日,Sapre的薪资为350千万卢比,而上一财年为299千万卢比。

在本报告所述期间,L&T MF最高老板Kailash Kulkarni的工资从2410万卢比提高至270万卢比。

在Sebi于2017年4月指示其披露所有在2016-17财年一个月内赚取1.02千万卢比或以上的雇员的年薪后,基金公司开始披露薪水。

此前,必须披露所有在一个财政年度中收入600万卢比或以上的员工的薪酬。

这是Sebi努力提高薪酬政策透明度的努力的一部分,以使高管薪酬与投资者的利益保持一致。尽管一些共同基金公司已遵守Sebi的指示并披露了信息,但其他共同基金公司仍必须遵守该规则。

该行业管理的资产由44个参与者组成,从2019年3月底的2450万卢比和2018年3月底的230亿卢比增加到2020年3月31日的270亿卢比。

相关文章
返回顶部小火箭